世纪大采风活动,是响应中央领导同志号召,启动于2000年,运行21年之久,为弘扬和发展中华民族与时俱进的先进文化,体验,宣传和促进新世纪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进程,由首都多家全国性新闻文化团体发起,由中世采文化发展集团主办,面向全国的综合性大型文化成果展示展播系列活动。
 
内容详情 ————
采风聚焦
赵聪:反弹琵琶中征服世界的耳朵
来源: |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 18天前 | 29 次浏览 | 分享到:
“中央民族乐团是我的福地,我特别爱尝试新鲜的事物。”在许多人眼里,性格热情、乐观、奔放的赵聪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求新、出新在她的艺术理念中是永远的命题。她不想颠覆传统,而是以自己的方式诠释东方民乐之美。她说,我们的音乐可以很时尚,中国民乐不能给人只是阳春白雪的刻板印象。

赵聪:党的二十大代表,全国青联常委,中央民族乐团团长、首席琵琶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

2016年的那个夜晚,西子湖畔。她用指尖征服了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听众。于是,世界认识了她,也进一步认识了中国琵琶。

她的笑容,灿烂的,就像脸上飘袅着一簇火焰,使交流的氛围不断升温、热烈。从她飞快的语速里,能感受到她工作的快节奏,读到她创作、演出、团务等连轴转的状态。

“中央民族乐团是我的福地,我特别爱尝试新鲜的事物。”在许多人眼里,性格热情、乐观、奔放的赵聪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求新、出新在她的艺术理念中是永远的命题。她不想颠覆传统,而是以自己的方式诠释东方民乐之美。她说,我们的音乐可以很时尚,中国民乐不能给人只是阳春白雪的刻板印象。

“弹指之间穿越古今,无问东西自在无边。”这16个字,是赵聪的座右铭。前半句契合了她作为一名琵琶演奏家的艺术追求,后半句则是她成为中央民族乐团团长之后在国乐推广上的鲜明理念。创新,成为她身上的一个特别标签。在她的眼里,手里的乐器都是有生命的,她用声音滋养着它,让“反弹琵琶”走出千年壁画,寻找中国民乐的世界表达。

  创新民乐的现代化表达  

国乐,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是传统、风雅的代名词。赵聪认为,中国的民族音乐有着厚重的传统,但在一些年轻人眼中,其中一些内容颇为高深,“确实是有距离,我们要去聆听年轻人,看看他们都喜欢些什么,用他们喜爱的方式、用真情实感打动他们。眼下国风国潮在年轻人中很具影响力,这证明我们自身文化的吸引力,与此同时,也是提示我们现在有合适的机会,引领年轻人进入更广阔更深层的属于中国文化的空间”。

赵聪就是民乐现代化、国际化表达的牵线人、参与者,由于她及同行的一系列“跨界”动作,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听众开始接受和热爱中国民乐。赵聪坦言,在推广中国民乐之初,尝试过学习流行音乐的表达语言、传播手段,以期能被大家认知、喜爱。

赵聪想到,曾让人高不可攀的交响乐开始走近民众,就是因为一些创作者一方面坚持交响乐创作的民族化方向,一方面大胆吸收借鉴西方交响乐创作包括现代交响乐创作的写作技巧,写出了一批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交响音乐作品。于是,她有了让中国民乐走出去的信心与力量。“中国民族器乐无论是历史底蕴还是演奏技法都非常了不起。如果用他们的语言方式加上你的文化打动了他,那么给他们的冲击力会更大。”她说,只有找到融合共通的东西,情感才能够交流。

赵聪认为,音乐中的中西结合不应只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新民乐不仅仅是民乐加电子音乐,不是用琵琶、二胡去演奏《拉德茨基进行曲》,新民乐也不是演奏者穿上吊带短裙。演奏中,琵琶与提琴、爵士钢琴互相交错,要让琵琶的个性语汇与西方乐队的整体气势产生积极互动,在与乐队的“齐奏”中和谐相生。

言及中国民乐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所面临的挑战,赵聪表示,更缺作品。不过,她也发现很多年轻的作曲家开始成长了,也开始自信了。“有了好的作品,中国民乐一定会越来越好”。

代表着当今中国琵琶演奏的最高水平,赵聪先后出访过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的50多个国家及地区,并多次在重要国事活动、海外访问活动中担纲演出,40余位外国元首聆听过她的琴声,曾获文化和旅游部“海外推广个人贡献奖”,被誉为“音乐外交官”。英国《卫报》评论:“赵聪完美的演奏,让中国民乐充满希望。”赵聪用琵琶告诉全世界当代中国音乐的美。

在赵聪的眼里,手里的乐器都是有生命的,她用声音滋养着它

“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在这位推广中国传统音乐和文化的“音乐大使”看来,用民乐与全世界的听众沟通是一种很好的对话方式。“音乐本身跨越了语言的障碍,而我们的民乐不仅极具自身特色,在音准、建制以及技术上,在世界民族音乐的大家庭里都是领先的。未来,我们乐团会一边继承传统、打磨古曲,一边继续拓展民乐的现代化表达。”

  守正创新中让民乐焕发新魅力  

赵聪的父亲是吉林人、母亲是上海人,因彼此喜爱音乐、互相欣赏而走到一起。赵聪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南北文化“混搭”的音乐世家,自言“打娘胎里就开始听母亲演奏琵琶,觉得琵琶就像长在我的身体里”。6岁那年,她开始随母亲孙朵萍学习琵琶。“母亲是我的启蒙老师,年轻时她是话剧演员。她非常聪明,自学了琵琶,还会弹钢琴和唱歌。母亲是我的偶像、我的女神,在我的心目中,她集中国女性优点于一身,身上充满力量和乐观精神。”

家人给她取名“赵聪”,就隐含有“耳聪目明”的深意。赵聪有一个姐姐,大她两岁,从小跟着父亲学小提琴、钢琴。“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学西洋乐器比较洋气。”赵聪6岁时开始学乐器的时候,坚定地说,“我要学琵琶。”母亲为了赵聪,办了个“小雪花艺术团”。“母亲招了10个学生,她总表扬我旁边的那个孩子,我就很着急,这样就更激起了我练好琴的欲望。”赵聪回忆,“正常情况下一般练6个小时,有一天我不断地挑战自己,练了10个小时,感觉头有点晕、有些发烧,但特别高兴。”赵聪从小就获得很多登台的机会,曾多次获省、市比赛第一名。“很多东西是在舞台上练出来的,不是在琴房里练出来的。作为家长,我也让我女儿多去看多去听,培养兴趣,用我母亲教育我的方式教育她。”

赵聪回忆童年,并没有因为学习琵琶而感觉痛苦,反而因此而快乐。“我想我可能是为琵琶而生的”,这种由内而外的宿命感和择一事终一生的坚守,自然而然地将学习琵琶过程中的困难化成了蜜糖。

琵琶是民乐里较难的乐器,难就难在音域广、指法类型多,演奏需要拨动琴弦、按压、屈曲、弹触等动作来完成。早年学习琵琶时,赵聪有着坚强的毅力,坚持训练手指的灵敏度。《十面埋伏》是她自七八岁时就熟练弹奏于心的古曲,30多年后与作曲家马久越合作新编,用电子音乐伴奏,配合强劲的鼓点,还用她独特设计的“水晶琵琶”弹奏出古风新意,令乐坛耳目一新。赵聪回忆:“首演是在韩国首尔,没想到2万多人的露天现场被‘High翻’了。人的信心是一点点给的,是观众给的。”

小时候,赵聪玩过转魔方。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长大后将这“拿手好戏”以另一种方式重演。谁­说只有小提琴拥有透明的水晶材质?赵聪打造了水晶琵琶,时尚的外衣让古老的乐器熠熠生辉。谁说琵琶只能老老实实地坐着弹?赵聪发明了“背负式琵琶”,还尝试过混搭摇滚、Rap、各种变奏……这么多年来,赵聪一直在思索,一直在创新。她主导创作的《玫瑰探戈》,琵琶的独特魅力搭配西方乐器的风情,让音乐“嗨”起来了。中央民族乐团与故宫博物院及芝加哥交响乐团打造的“天地永乐·中国节”以“云合作”的方式,不仅打破音乐严肃的语言界限,而且让民乐长出特别的翅膀飞到更远的地方。她以“玩魔方”的心态,在不同的媒介之中向世界推广中国民乐,将琵琶“玩”出了国门,刮起了一股属于中国民族乐器的狂热。

  反弹琵琶,梦回敦煌  

2014年,赵聪受中央民族乐团委约创作《丝路飞天》。在未到敦煌采风前,印象中的敦煌于她是绚烂夺目的。“到了实地,发现并不是那样的,毕竟全经过上千年的洗刷,非常的斑驳。”在莫高窟漆黑的洞窟里循着导游手电筒的一丝光束,赵聪感受到敦煌壁画里的飞天带给自己的无比震撼与感动,感受到了穿梭的时光,似在与先人对话。“写这个作品时,我就是有一种画­面感,一个一个的飞天鲜活起来。”赵聪说,“写曲创作时,闭上双眼,任由那个旋律和灵感来找到我,然后把它记录下来。”当然,作品中除了运用经典指法旋律,还创新了演奏技法,并在和声结构、节奏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赵聪与恩师、著名琵琶教育家李光华

这首琵琶协­奏曲完成后,在敦煌的九层塔前作为纪念敦煌1650年的特别演出呈现,音乐画面感十足,仿佛能看到一位手持琵琶的飞天女子,踩着五色祥云,从遥远的古代穿越而来。敦煌一年之中不怎么下雨,而当天在赵聪演奏起《丝路飞天》时,竟下起了毛毛细雨。全情投入音乐情绪中的赵聪,也不知不觉泪如雨下。似乎伴着琵琶声、雨声,梦飞天,一切无法言说。此情此景,令在现场的樊锦诗都不禁感叹到“这是感动天女、天女散花了”。这首作品曾获首届国家艺术基金评审优秀资助项目,从创作至今已经在国内外演出数百场之多。

“反弹琵琶”,现多喻指突破常规的思维和行为,其实这是敦煌壁画中的一种舞姿造型,也是最具特点的画面之一。在敦煌壁画­中,作为乐器的琵琶出现了600多次,而手持琵琶、边弹边舞的绘画­也有数十幅。舞姿有怀抱竖弹、挥臂横弹、昂首斜弹、倾身倒弹、背后反弹,特别是背后反弹琵琶,难度非常高。

反弹琵琶实际上是又奏乐又跳舞,把高超的弹奏技艺与绝妙的舞蹈本领优雅迷人地结合在一起。很难知道,当初是否真的有个善歌善舞且才华非凡的演奏者,还是画工们离奇的想象和杰出的创造。

由于琵琶自身重量和动作的局限性,演奏者并没有办法做到完全意义上的反弹琵琶。可是在2022年央视元宵晚会上,由中央民族乐团演奏家们共同演绎的《齐天乐》节目中,当赵聪反弹着琵琶缓缓转身之时,台下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观众亲眼目睹了真实的“反弹琵琶”。“很多人认为,反弹琵琶这一美妙形象仅是舞蹈造型,‘真枪实弹的弹奏’未必是历史的真实,这一论断恰恰促使我有了挑战一下的想法。”

为了尝试反弹琵琶,赵聪坚持练习瑜伽数月,通过不断练习开肩的动作,让手臂越来越柔韧。赵聪又联系了上海敦煌民族乐器一厂,根据敦煌壁画先后复原­制作了4把琵琶,从音色、形制、外观、大小、重量一遍遍试验,并在服装设计师的巧妙设计中寻找到反弹的支点,居然把“不可能”一步步变成可能。节目播出时,赵聪反弹琵琶的“神仙场景”让观众眼前一亮。有人说,赵聪的精彩演绎,得以将画中人鲜活地展现于世人面前,一曲梦回敦煌。成功的演出,是赵聪挑战未知的一次尝试,她说“给所有主创人员和艺术家极大的鼓励,鞭策着我们继续把中国故事讲好”。

其实,这么多年来,赵聪还在以另一种方式“反弹琵琶”。她吸收传统文化精髓,将不可能变成为可能,不断推陈出新。

“和西洋音乐相比,中国民乐的曲目实在太少了。我想写的,不是那种简单的曲子,而是希望其中有中国文化的厚重体现。”赵聪没想到,因此打开了自己的另一扇门。她说,很多曲子都有自己的心血在,有的华彩部分是自己写的,自己的艺术符号鲜明地体现在里面,希望能为琵琶演奏多留下一点作品。

赵聪认为,“在古老的传统中,我们总能找到创新的密码。因为传统和创新从来不是割裂的,传统是创新的根,离开了传统,创新是浮的、空的。心中有创新的种子,脚下有传统的根,才能长成参天大树。”

  新民乐领军人物的华丽转身  

2021年2月3日,赵聪就任有着“民乐国家队”之称的中央民族乐团团长。这是中央民族乐团建团以来最年轻的女性掌门人。

赵聪在演出中

从琵琶演奏家到一团之长,除了艺术创作外,还要操心团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因此,她要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思考民族音乐的发展。

在就职发言中,赵聪表示:“为人民服务是文艺工作者的天职,把人才队伍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打造一支与新时代发展相适应的艺术人才队伍,是乐团的重要工作内容。着力全面提升人才对乐团未来发展的战略引领和支撑作用,努力照顾好老一辈台柱子,团结好现在的台柱子,培养好明天的台柱子。”

1990年,赵聪考入吉林艺术学院附中,师从琵琶教育家、演奏家孙树林教授。“孙老师对音乐非常苛刻,有时为一个音上几个小时的课,不对就过不去,让人有时处于崩溃的状态,他一定要找到最传统、最正宗的那个味道才行。”1996年,她如愿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著名琵琶教育家李光华教授。她深深地爱上了中国民乐。“李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因材施教,在后来的各种尝试中他都非常支持我,也会经­常帮我出主意。可以说,我在合适的时间碰到了合适的老师。”2000年,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同年在文化部举办的业务资格考评中获得第一名,并考入中央民族乐团。在团里工作,一步步成长起来,深受这种氛围的熏陶。

“中央民族乐团注重传承,也乐于拥抱新鲜事物。民乐的‘出圈’,离不开守正创新。”赵聪说,自己从来没有停止向优秀的艺术传统学习、汲取营养。

担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后,赵聪的创新理念在推广国乐上得到进一步的体现,并对民乐的发展与探索有了许多新的思考。

三星堆遗址是距今三四千年的古蜀文化遗址,是中国现代考古的重大发现。2021年,第一次踏入三星堆博物馆时,赵聪便被千姿百态的文物所吸引,深深震撼。“到底是怎样的一段历史留下了如此造型奇特而意蕴丰富的物件?数千年前的古蜀国留给我们太多谜题,又赋予我们庞大的探索空间,激发着我们无尽的想象。”第一次探访三星堆博物馆的赵聪萌生了强烈的创作愿望。在她看来,历史与想象之间的“留白”就是创作者和演奏者可以发挥和值得发挥的地带,她决心以一部作品、用音乐的力量向历史致敬。

在三星堆博物馆的指导下,赵聪终于成功创作了首个元宇宙概念音乐作品《三星堆·神鸟》,作品以“三星堆文化×国乐艺术×元宇宙概念音乐”的多元表达形式,呈现“三星堆”这一世界文化瑰宝穿越时空的魅力。

作品《三星堆·神鸟》运用处理后独特的琵琶音色和特殊音效技巧,将数千年前的神秘与浪漫、数千年后的时尚与炫酷交织缠绕,勾勒出一幅流动波澜的历史幻境,让国人感受国乐演奏的新潮演绎。

“艺术和科技何以可能”,正是赵聪这些年来一直思考和实践的。“我们希望能用音乐再现四千年前的神秘场景,将大家带回遥远的古蜀国,相信每一个听到它的人都会结合自己的经­历看到不同的画­面,这正是音乐的魅力所在。”她用指尖拨动心弦,引领听者的思绪乘着时光穿梭到古蜀时代,用艺术的通感让聆听者触及流淌数千年的文脉,感受中华文明的早期交流互融及其多样性和丰富性。

从演奏者到中央民族乐团的副团长再到团长,赵聪一直在创新,也一直在思考。之前只需要考虑自己如何演奏得更好,如何创作出更新颖的乐曲,现在还需要把控整个中央民族乐团的发展方向。“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音乐本身要足够吸引人,品质要足够好。中央民族乐团的未来,还得进行战略性考量。”

赵聪出任团长后,在国家大剧院举办过“国乐之春”艺术节,让中国民乐实现“跨界”演出。赵聪所力推的这个主题音乐季,就是为中国民乐让民众深层了解的文化平台搭建,也是作为国乐人对民乐市场的信心展示。

尽管已是中央民族乐团的主帅,但赵聪依然坚持每天练琴,每晚9点后是她与琵琶的独处时间。在她的办公室里也放有琵琶,工作之余适时弹弹,即便外出开会,她也经­常带上自己心爱的琵琶。“练琴是我最依赖、最有安全感也是最幸福的事情。琵琶对我来说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是生命的延续。”

“我是一个兴趣爱好非常广泛的人,一切都能联想到我的音乐。哪怕是美食、香味、美术……我觉得一切跟人类情感有关系的,和艺术有关系的,我都喜欢。我也喜欢哲学和宗教并尽力去学习,因为我觉得弹琴除了技术以外,更重要的是境界。境界不是一天就能训练得来的,要慢慢参悟人生的道理,借鉴各种艺术的能力才可达成。”演出之余的赵聪,生活十分丰富,一如对工作也充满了激情。

赵聪在大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党员,从小耳濡目染,认为党员是非常光荣的。这次当选为党代表,感到无比的光荣与自豪,也深感责任重大,要牢记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职责与光荣使命,用实际行动诠释一名党代表的责任和使命。”赵聪说,“十八大以来,中国越来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日益增强,中国年轻人乐于由内而外地了解、学习。作为一名来自文艺界的党代表,要认真履行作为一位党代表的职责,要用心用情用国乐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展现自信、可爱的中国形象。

  • 22 2022-11

    一名退役军人的“拓荒之旅”——记岑巩县白......

    “向荒山开道,发展油茶产业,见证了一名退役军人的闯劲干劲与坚毅果敢,带动群众脱贫致富,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天马镇党委书记吴钦明说,“拓荒人”就......

  • 11 2022-11

    熊文武:老有所为 带富一方群众

    老去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初心。作为一名退休的党员干部,熊文武“退而不休”,不仅在麻江县宣威镇富江村建立花椒种植基地,走上了创业之路,还积极带动群众发展花椒种植产业......

  • 11 2022-11

    为大山里的孩子筑梦前行——记黄平县平西坝......

    徐 艳,26年来,她扎根山村小学,默默奉献,将爱与知识化作甘霖,精心育桃李,为大山里的孩子筑梦前行。她,就是黄平县旧州镇平西坝小学一级教师徐忠英。

  • 11 2022-11

    和倩如:奋斗的青春最芳华

    和倩如也因此获得各级党组织的肯定,先后获得怒江州“扶贫好村官”、云南省脱贫攻坚奖、全国五一巾帼标兵等荣誉称号。

  • 11 2022-11

    朱志利——上海市第一太平洋公益基金会

    朱志利理事长每年拿出一定的资金用于上海市第一太平洋公益基金会“忠孝两全”公益基金扶贫济困,资助、慰问有特殊困难的老人和孩子。心系家乡,热爱祖国,面对众多荣誉,朱......

  • 10 2022-11

    赵聪:反弹琵琶中征服世界的耳朵

    “中央民族乐团是我的福地,我特别爱尝试新鲜的事物。”在许多人眼里,性格热情、乐观、奔放的赵聪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求新、出新在她的艺术理念中是永远的命......

  • 10 2022-11

    奎汝堂:汲古润今展风采

    今年38岁的郗奎奎,现任汝州市奎汝堂的艺术总监,市级非遗传承人,师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陶瓷技艺专家、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李晓涓,学习汝瓷烧制技艺。从事陶瓷行业2......

  • 10 2022-11

    扎根深山致力壶天石羊养殖保种事业—— 余......

    余党清,1975年生,江西临川人,中共党员,湘乡市绿生宝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2011年,与丈夫刘国平放弃百万年薪返乡创业,带动当地百余农户增收,养殖的壶天......

  • 10 2022-11

    蔡光洁:脱贫攻坚中的年轻台胞身影

    她是二十大台湾省籍党员代表、吉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联络处副处长。这位“80后”中国共产党员,不但是本次二十大台湾省籍党员代表团中最年轻的代表,也是定居大陆台湾省籍......

  • 08 2022-11

    互学共享拓思路 提升管理促发展——陕......

    为了认真深入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提升行业党建工作水平,相互借鉴先进工作经验,促进公司精细化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党的建设工作,加快智能化矿井项目建设,推进集团各项......